6.第 6 章_颊边痣
笔趣阁 > 颊边痣 > 6.第 6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6.第 6 章

  夜壶里有声音,淋淋漓漓,许锥儿松了一口气,刚要说点什么,肩膀上忽然湿了,热乎乎的,像是泪水。

  许锥儿没说什么,等大爷尿完,把夜壶放下,给他甩了甩,收到裤子里系好。

  灯又吹熄,四下很静,许锥儿和他两个被窝,肩膀上那块泪痕还湿着,他越想心里越难受,霍地转过身,把手伸到大爷的被窝里,用力抓住他的掌心。

  那个握法,不像是男人和女人、爷们儿和媳妇儿,倒像是两个小孩子,我牵着你,只是怕你寂寞。

  早上大娘们来送了饭,许锥儿把大爷背到椅子上,先拿勺子喂了两口米汤,然后抓起盘子上的白馒头,当中咬一口,刚嚼两下,他惊呼:“好甜!”

  馅儿满满的,是枣泥,可他不认得,傻傻地去看大爷:“这是啥,这么甜?”

  大爷皱起眉头,只是枣泥而已,这丫头却当是什么山珍海味,自己不咽,巴巴地朝他凑过来,他好厌烦,一撇嘴就要嗤笑,可忍住了,吊着眉,等他来喂。

  一团嚼碎了的东西,这要是搁过去,他只会觉得恶心,如今也不知道怎么了,咂摸来咂摸去,还真是甜。

  “嗯……”许锥儿轻轻推了他一把,“你咋吃俺嘴呢,”他拿胳膊擦一擦,挺不高兴的,“再不许了啊。”

  大爷瞪着他,他吃他嘴了吗?没有啊,他只是抿了两口枣泥,这时候许锥儿第二口送上来,他冷冷地偏过头,不去接,许锥儿摇他的腕子:“干啥,跟俺生气啦,”含着东西,他咕哝,“这么好吃,你不吃俺可吃了。”

  大爷不理他。

  许锥儿干脆支着椅子贴上去,把两张甜滋滋的嘴巴蹭到一起,好巧不巧的,大娘偏这时候来添炉碳,一下撞上了。

  “哦哟哟,”她装模作样地捂住脸,扭着老腰做戏,“羞煞人了!”

  这确实是个羞人的事儿,许锥儿理亏,低下头没吱声,大娘成心臊他:“我伺候主家这么些年,还是头一回见着这样的奶奶!”

  哪样的奶奶?扒着男人大腿要亲嘴儿的奶奶。

  许锥儿坐不住了,涨着脸站起来,正要辩解两句,大爷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,腕子颤巍巍抵到桌上,无名指往前一拨,把盛蛋羹的小盅拨到地上,啪嚓碎了。

  大娘这才去看他的脸色,一个瘫子,神色却十足威严,瞳仁沉沉地黑,眉目间有一股煞气,最怕人是那一张薄嘴,嘴角往下微微一撇,就叫人没来由地胆寒。

  她立刻噤声,乖顺地哈下腰,别别扭扭朝许锥儿作个揖,去添碳了。

  “哎呀,你咋把鸡蛋膏碰掉了,”许锥儿看不懂他们之间这些东西,只顾蹲到地上,心疼他那盅残羹,“糟蹋了好东西!”

  大娘回头看,惊讶于他和大爷说话的口气,那样一个霸道冷硬的爷们儿,这时候却淡淡地笑,像是得意这野丫头无知的傻样。

  吃了饭,大娘收拾走碗盘,许锥儿不让大爷躺下,非叫他从后头搂着自己的脖子,半背半拖的,带他在屋里绕圈,“你试着自己腿上使劲儿,”他出了一头汗,吃力地拉拽,“搂紧我别撒手,慢点儿。”

  俩人呼哧带喘,这时门被人推开了,来的不是大娘,而是两个穿金戴玉的夫人,许锥儿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,黑眉毛,红胭脂,一身呛鼻子的脂粉味儿,他慌张地垂下脸,好像看一眼,都是坏了男女间的大防。

  “哟,这就是那丫头啊,”一个说,“清汤寡水的。”

  “身条还成,”另一个接茬,“听刘妈说,我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货色。”

  她们走上来,左右有小丫头扶着,许锥儿不敢抬头,紧张地瞪着自己绣

  (第1/2页)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49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4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