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第 5 章_颊边痣
笔趣阁 > 颊边痣 > 5.第 5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5.第 5 章

  许锥儿匆匆吃一口,给大爷收拾干净,拖回床上,嘿咻一声把人放下,爬上去,往人家腰上坐:“别怕痒啊,”他撸起袖子,两条细胳膊白花花的,隔着亵衣摸过来,“俺给你揉揉身子。”

  大爷有点惧怕地盯着他,胸口上的手挠痒似地动了,他剧烈一抖,手指揪紧了床单,许锥儿眼尖看见,喜出望外的:“哎,你手能动,”他眸子晶亮,像自己能动一样高兴,“俺就知道,你没病得没法救!”

  他喜滋滋的,揉得更起劲儿了,两手捏着大爷骨头上那层僵硬的薄肉,逐寸逐寸细细地推,那些肉很久没人动过了,已经忘了人的滋味,这时候被一双灵动的小手要命地拿着,悸动起来,麻痒起来,皮肤底下克制不住地颤抖。

  “俺跟你说,俺有救人的本事呢,”许锥儿揩着汗和他闲话,“去年入冬最冷那天,俺一早去凿冰打水,你猜咋的?”

  大爷盯着他,看西洋景儿似地聚精会神。

  “雪底下居然埋着一个人,”许锥儿往上揉他的肩膀,晃动着,和他脸对着脸,“挺大个汉子,哆嗦得快冻死了,俺就把他捡回家……”

  那双手,从肩膀到胳膊,从手指到腰胯,最后落到大腿上,可能是急着让他站起来,拼命在腿根那一小块地方使劲儿,弄得大爷额上出了一层热汗。

  “眼看要没命的人,俺背回去,一宿,就活了,”许锥儿骄傲地扬起下巴,“你猜俺是咋弄的?先用雪给他搓全身,然后……”

  然后脱光了,和那汉子搂着睡了一宿。许锥儿没敢说,眼下他是女人,是魏老大的新媳妇,哪能和别的男人脱光了睡呢:“反、反正第二天他就好了,”他担心大爷起疑,心虚地低下头,“你也能好,只要你想好,只要俺俩心齐。”

  大爷还是那样看着他,许锥儿抬起他一只脚:“你信俺,”他浅浅地笑,“也信你自己。”

  魏家大爷过去不信人,现在更不信,可那双有劲儿的小手,仔细地,把他从脚心捋到脚趾,微微的,让他有些刺痛。

  这么边说话边揉腿,一上午就过去了,到了中午,还是嘴对嘴地喂饭,两个人搞得面红耳赤,下午许锥儿收拾屋,把大爷尿湿了的亵衣裤洗干净晾好,又把人背到屋外去晒太阳,忙忙碌碌到了晚饭,大娘们送饭送得迟,他俩就着烛光关着门,偷偷摸摸地,抖着睫毛交换饭食和唾液。

  临吹灯,许锥儿把大爷翻过去趴好,看了他屁股和大腿上的褥疮,反复嘱咐:“有尿你叫俺,”他掐他的脸蛋,朝他瞪眼,“洗褥子可费劲儿了。”

  他背过身去睡,没一会儿就睡着了,这晚没有梦,刚过半夜,后腰的衣裳被拽起来,许锥儿揉着眼睛到床下去摸夜壶:“有尿了?”

  一抹烛光,在床边点亮。

  大爷面朝下,眼睛不安地往这边瞟,像是头一次有求于人,伸过来那只手没什么力气,探出的中指和食指轻碰着床单,有些颤。

  “来,靠着我,”许锥儿把他胳膊圈在自己脖子上,用全身的劲儿拽起他,“哎对,别着急。”他俩头对着头,大爷不自在,脸往下一滑,抵在许锥儿肩膀上。

  “来了啊,”许锥儿拽他的裤带,小手径直往里掏,掏出一根挺大的东西,小心翼翼放进夜壶口,“尿吧。”

  大爷没抬头,底下也没动静,许锥儿搂着他的腰,在他耳边问,“尿不出来?”

  又等了一会儿,大爷有些躁,无力的手指不停在床单上滑,许锥儿赶紧哄他:“没事,慢慢尿。”他像个爹像个娘,来回抚着大爷的背,给小孩儿把尿一样“嘘嘘”地吹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49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4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