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第 10 章_颊边痣
笔趣阁 > 颊边痣 > 10.第 10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0.第 10 章

  “说俺啥,”许锥儿乍看可硬气,要是细瞧,会发现他瘪着嘴,嘴角直颤,“你们咋这么欺负人……”说着,他拿袖管揩了下眼睛。

  老太太让他弄懵了:“你教训我一套一套的,怎么自己倒哭了!”

  “俺没哭,”许锥儿马上回嘴,“你没理,俺才不会叫你说哭呢。”

  老太太头一回碰上这样的孩子,别说讨好了,连服软都不会:“得了得了,”她厌烦地摆手,“你回吧。”

  她让走,许锥儿立马就走,刚要出门,老太太又叫住他:“你那裙子怎么回事?”

  许锥儿跟她赌气,不回头:“来得急,忘换干净的那条了。”

  “你就两条裙子?”老太太抻着头,像是不大信,想一想,又有点信,把声音放缓了,硬板着一张脸,“你缺什么,直接上我这儿来要。”

  “俺够用,”许锥儿抬脚就往门外跨,刚跨出去,又讪讪地收回来,“那啥,”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“俺差个夜壶……”说完,他补一句,“是老大跟俺闹,打碎了。”

  老太太眨了眨眼,脸上一红,噎在那儿。

  许锥儿回大屋,路上越想越憋屈,一样的事,男的能干,女的干就成了啥……不检点,他从小到大穷,可没受过这种管,好像做啥都不对,做啥都有一堆人盯着他,进屋时他眼睛红红的,怕大爷看出来,就到桌边去收拾茶杯。

  大爷一直等他,等得心都慌了,喊他一声:“丫儿。”

  许锥儿闷闷的:“干啥。”

  静了一会儿,大爷奋力动了动膀子,像是想往床边挪:“她说你了?”

  “没有……”许锥儿哪能让他乱动,窝着脖子蹭过来,挨着他坐下。

  大爷抬起胳膊,很迟滞很笨拙的,伸出一根指头,轻轻从他皱巴巴的裙子上划过:“你上来。”

  许锥儿抓住那根指头,小孩子似地晃了晃:“俺先洗洗,就来。”

  洗洗就来。以前常听这种话,雏妓、舞女、坤角儿,没一次是干净的,大爷看着那丫头红着眼睛朝他笑,看她生分地拉上床帘子,接着,屋里就响起水声和衣裙的摩擦声——她在洗身子,却不让他看。

  那种战栗感又来了,从脚底板,从大腿根,从灼热的小肚子,他死瞪着床围子上绣的鸳鸯图,浑身冒冷汗,唰地,帘子从外头撩开,许锥儿散着短头发,光着白白的小脚丫,清清爽爽地爬上来。

  “老大,”他把大爷往里推一推,贴着他躺下,“啥叫骑着作弄?”

  大爷一听就懂了,是不好的意思,许锥儿觉得自己这不算告状,气鼓鼓地说:“你娘说俺拿你当马骑了,下次她问你,你可跟她说,俺没有。”

  他娘是说不出这种话的,大爷想笑又不好笑,婉转的,有点占便宜的意思:“想骑……你可以骑。”

  “俺可不骑,”许锥儿一翻身,野小子似地拿手撑着脸,两只脚高高翘到半空,可爱地打晃,“你这麻杆腰,”他好玩地戳他胯骨一把,“坐着颤两下,都怕给你颤断了。”

  他说这些,一点旁的意思都没有,大爷知道,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,去瞥他紧紧系着的颈扣儿,和下头明显贫瘠的胸口:“她说什么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许锥儿不笑了,手掐在他胯骨上,缓缓地揉:“你不用管俺,就是……”他挺心疼的,“她咋也不来看看你?”

  “她来,”大爷在意腰上的小手,慢慢的,把手蹭过去,“是我不让她来,”他把他抓住了,细细一根腕子,瘦,却结实,“不想看她哭哭啼啼,也不想让她——还有他们,看我多可怜、多凄惨。”

  许锥儿明白他,苦

  (第1/2页)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49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4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